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安徽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9:01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安徽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眉毛上有白斑是不是白癜风病,北京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,湖北白癜风早期病因,东明白癜风,咸丰白癜风医院,寿光好的白癜风医院


袁安圃“鱼千里室”笺

文︱申闻

去年冬天,友人严君寄示新获旧笺纸一帧,云是吾乡之物。细看之下,确为民国三十五年(1946)袁安圃所制。郑逸梅曾在《艺林散叶续编》中说“袁安圃斋名鱼千里室,冯超然为作图,萧蜕公为书耑,冒鹤亭为题诗,沈瘦东为撰记”,鱼千里典出《关尹子》,让人想起黄山谷的“从师学道鱼千里,盖世成功黍一炊”。此纸正中集汉隶“鱼千里”三大字,右侧有“古吴”朱印,左侧署“丙戌三月,集汉张迁碑字于鱼千里室。袁樊”,并有“袁氏安圃”朱文方印,似出于陈巨来之手。在《安持精舍印集》中,确实可以找到陈氏为他所刻印,如“小嘉趣堂”、“袁樊之印”、“袁樊私印”、“袁樊”、“袁樊印信”等。另外,陈、袁两人间曾有一段有趣的小插曲,他们竟然差点儿成了昆曲舞台上的小姐与丫鬟,事见《安持人物琐忆》中《记所见的几个名票友》一文。据陈巨来回忆,民国十一年(1922)时,袁克文寓居上海白克路侯在里时,每星期六晚上,必招上海昆剧中最著名的笛师赵阿四为他吹笛吊嗓。陈氏过访,有学戏之意,于是赵氏屡次引导他学《游园》中的春香丫头一角,他终于还是不肯。后来才获悉是袁安圃为唱《游园》,特意托赵氏代为物色、培养配角,幸而陈巨来未允,否则用他的话说,沪上便少了一位印人,多了一位“戏校干部矣”。


幸运得很,今天我们依然能够听到1925年由高亭唱片公司录制的袁安圃之《游园》(《申报》1926年1月27日增刊《高亭昆曲唱片到沪先声》广告),赵阿四(名桐寿)的笛声清亮悠扬,似乎盖过了袁氏的念唱,但闭目静听,曲声依稀可辨,一下子仿佛穿越了九十年,远远望见台上袅娜娉婷的杜丽娘,款款而来。


吴中袁氏一族,早在明代就人才辈出,有“六俊”之目。清乾嘉间,苏州四大藏书家之一、与黄丕烈齐名的五砚楼主人袁廷梼(1764-1810)乃其后裔,曾刻意搜集先人遗物,储于枫江五砚楼。至清末,族中后人袁宝璜(1846-1897,号渭渔)及次子袁文凤(字藻楼)致力于搜访先人之物,藏诸后五砚楼中。袁安圃(1904-1963)系袁文凤族侄,名樊,字萝庵,号安圃。早年师从俞粟庐,擅拍曲子,名于苏、沪间,但他确为大家公子,除了是昆剧名票,十八岁就学画于冯超然,二十岁复问诗于张謇。


袁安圃执贽张謇门下的始末,前两年赵鹏先生已详加梳理,见《张謇诗文墨稿》影本卷首《濠阳最小弟——张謇与袁樊的交往》一文。顾佛影《箧衍丛钞》中也说,“袁安圃于今春赴通,亦请业于啬老之门。更于更俗剧场歌昆曲三日,清才玉貌,誉满一时。啬老赠诗,有吴中多美男云云。新得佳句曰:芳草江南北,浮云客去来。通人称之为袁芳草”,时在民国十二年(1923),年甫弱冠的安圃,昆曲技艺业已名满江南。

张謇诗文墨稿(袁安圃旧藏),今藏南通博物苑


赵鹏一文之作,缘于袁安圃旧藏《张謇诗文稿》墨迹于2014年经中国嘉德春拍,回归南通,入藏博物苑。袁氏所藏张季直甲子、乙丑两年诗文稿,于郑逸梅《艺林散叶》中知之久矣,却以始终未见原本为憾。不意近年在继小嘉趣堂旧藏《永乐大典》一册重现于世后不久,此种袁氏秘箧之物也回归故里,堪称美谈。


袁氏旧藏《永乐大典》回归的经过,张忱石先生曾撰《记述国图新入藏〈永乐大典〉(卷2272~2274)往昔藏者行踪》加以介绍。早在2007年,袁樊之女袁葰文(已入加拿大籍)就将此书送至北京国家图书馆,加以鉴定,后于2013年正式捐售国图。书中惟有“曾在袁安圃处”、“南通沈燕谋藏”二印,张氏据此认为,袁安圃“是典型的民国年间的文人,但不是藏书家,从‘曾在袁安圃处’表明这册《大典》仅在他那里作过停留,短暂的收藏过客而已。真正的藏家,应当是南通沈燕谋”,完全漠视了这册《永乐大典》之长久保存、最终让归国图,都是袁氏之女经手的事实。仔细想来,反而似是沈燕谋暂得,嗣归袁安圃保藏才对。至于是不是藏书家,并非关键所在,毕竟旧时文人书架中,总会有些书籍。如山东大学图书馆所藏明万历胡氏文会堂刻本《格致丛书》内,就有“袁安圃读书记”白文长方印,无疑是袁氏藏书。较之于明代的《永乐大典》,《张謇诗文墨稿》的价值或许要远逊前者,但对袁安圃而言,后者是师门手泽,其意义不可同日而语。

明袁志山先生手书诗稿,沈尹默题签。

明袁志山先生手书诗稿,袁安圃题赠张紫东。

明袁志山先生手书诗稿,冯超然署耑。

袁垚摹《明袁志山先生像》(王福庵题)

袁樊录明袁年《志山六叔父像赞》


袁樊对文献的保存也富有热情,特别是袁氏家族文献。早在1948年,他就出资以小嘉趣堂名义影印出版明袁裘《明吴郡袁志山先生手书诗稿》、清袁昶《袁忠节公遗札》两书。前者由沈尹默题签,冯超然署耑,书前有袁垚摹《明袁志山先生像》(王福庵题),袁樊录明袁年《志山六叔父像赞》,时在民国三十七年(1948)戊子二月。原稿后有王鸣盛、钱大昕跋及1943年陈昌淦题记,末有1948年袁安圃附记:

癸未岁,藻楼从伯自津门归,搜访丁丑兵乱后散佚之先世文物。此稿与祖像等册同以重价赎还,他多残缺,而此稿独完。客秋,容舫从兄旋里,假以携眎。樊再拜受读。……因商请于藻楼从伯,得书报可。容舫从兄并橅公遗像弁于首,而兹役则樊任之。


袁志宽名垚,号容舫,与郑逸梅有同窗之谊。《袁忠节公遗札》末有袁昶之子袁荣叟跋,称原札为容舫所藏,经郑逸梅介绍始获目睹。此种签条由张謇题写,很可能是袁安圃早年所求。书前有郑慕康绘袁昶小像,后依次为吴士鉴、吴荫培、王同愈及袁荣叟四家跋。以上二种,印于七十年前,尚不稀见。惟此番所见,为袁安圃庚寅年(1950)正月亲笔题赠“紫东乡世叔”,即昆曲传习所创始人之一张紫东者,不禁让人开卷莞尔。

《袁忠节公遗札》,张謇题签。

《袁忠节公遗札》,袁安圃题赠张紫东。

郑慕康绘袁昶小像

吴荫培跋《袁忠节公遗札》


前年上海博物馆举办吴湖帆鉴藏书画展中,唯一与吴湖帆没有直接关系的展品,应是那件鱼千里室旧藏的《隋董美人墓志铭》整张本。此本有二签,一系辛巳(1941)仲冬王福庵所题,一系庚辰(1940)十月袁樊自署。前有辛巳十月褚德彝题耑,并录《齐天乐》一阕,附注云“十年前为湖帆世兄题此词,顷安圃仁兄复以古拓见示。因录旧作,即蕲正拍”。后接郑慕康绘美人图一开,题云“辛巳六月为安圃学兄所藏董美人墓志铭补图。慕康郑师玄”。拓本上有“陈粟园”白文、“古还楼”朱文,知为海盐陈畯旧物。册后有袁樊题记两开,考证此本之优劣:

原石出土甚晚,清道光之季,上海陆锡熊副宪耳山之子官兴平,始得之于关中。旋归徐氏渭仁,庋为隋轩长物。迄咸丰中,石即毁于兵燹,存世仅二十余载,当时藏者已自珍秘,故传世墨本寥逾晨星,矧其存世之暂,又与美人之红颜摧谢,同其可伤。嗟乎!美人不永,庸讵知千百年后,其志石之所遭,竟亦如昙华一现邪。余旧藏庞氏味道腴斋蝉翼淡墨景印本,字体腴润,当推最初精拓。又曾见吴氏梅景书屋藏本,则较瘦减。至吴江沈氏藏本,结体疏滞,神采不完,远逊于庞、吴之本,且墓字土旁无点,制字完整无蚀,是为翻刻伪本之左证,益增效颦之媸。此本开卷即觉光华外发,风姿婀娜,字体稍瘦,而极墨不溢,笔笔不滞,墨之妙,洵为原石精拓无疑。及与庞本相校,不爽毫厘,彼拟玉环之丰,此方飞燕之弱,亦如定武《兰亭》之肥、瘦平睨,传为嘉话欤。不禁色然以喜,藏诸鱼千里室,为余秘笈之珍。将于明窗净几临写摩挲,倘见彼美兮娉婷,吾呼之而欲出。


古籍、碑帖之外,与从兄袁容舫一起师从冯超然学画的袁安圃,书画鉴藏亦属本色当行。供职金城银行期间,他曾协助周作民考订所藏明人尺牍,编辑出版《明代名人墨宝》。上海博物馆藏清王时敏《仿北苑山水图》轴上有“袁安圃珍藏记”,沈颢《仿大痴富春山图》卷后则有袁安圃题跋。郑逸梅《近代名人丛话》中,更记冯超然藏有“柳如是小像,半身便服,丰神绝世,上有沈归愚、赵瓯北题诗,超然装裱成卷,更请叶遐庵、冒鹤亭、夏敬观、俞粟庐等十数人为题。超然病剧,把这卷给其弟子袁安圃珍藏。岁癸卯,安圃在香港新宁招待所门前遭车祸死,这卷柳如是小像不知散落何处了”。袁安圃去世五十年后,所藏《永乐大典》《张謇诗文墨稿》先后重现人间,若柳如是小像卷一旦再现,想必又会有人惊叹鱼千里室的收藏吧!

·END·

本文首发于《澎湃新闻·上海书评》,欢迎点击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订阅。点击左下方“阅读原文”访问《上海书评》主页(shrb.thepaper.cn)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龙江白癜风发病原因